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71|回复: 3

硅谷传奇——硅谷之父:弗里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Terman)(一)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4-3-23 06: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硅谷传奇——硅谷之父:弗里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Terman)(一)
“一所大学的学术声望,要看它是否有一批学术水平很高但人数不多的学术尖子,而不是因为它的学术水平普遍较高,但没有拔尖人才”。
——弗里德里克•特曼
谈论硅谷(Silicon Valley)之父之前,让我们看看硅谷的历史。硅谷位于美国西海岸的北加州,旧金山(San Fransisco)以南圣何西(San Jose)以北的狭长地带,其间有一系列小城市。硅谷最大的城市是圣何西,也是硅谷的中心。硅谷属温带海洋性气候,夏天不热,但很干燥,冬天不冷,但潮湿多雨,原是农业区。硅谷有美丽的海岸线、森林和国家公园。在成为世界高科技中心之前,硅谷遍布果园、罐头加工厂、和牧场。这里曾经牛羊成群,果树遍野。山丘上到处是小灌木林,杏花、樱花盛开。高科技公司兴起后,这种景象就不见了。从旧金山沿加州101号高速公路往南至圣何西,你会看见路两旁几百家的高科技公司,有些是闻名世界的大公司,最多的是依附大公司制造零部件的中小型公司,它们是硅谷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一九七一年,《微电子新闻》记者唐•C•霍夫勒(Don C Hoefler)称这一地区为“硅谷”。硅谷这一名称被使用至今。硅谷吸引了全球的高科技人才,是全美人口最多元化、素质最高的地区之一。据二零零六年的人口统计,硅谷人口近二百五十万,白人48%,亚太裔和西班牙裔各占24%;二十五岁以上的成年人中43%有学士学位。
如果把硅谷当作是1998年的一个国家的话,它的经济实力排世界第十二,是中国当年GDP的1/4,高于中国台湾。冷战时,它是苏联核武攻击首选。硅谷是当今世界公认的高科技发源地,信息技术革命的产业核心,也是信息技术发展的神经中枢。全球电子业、信息业的新产品几乎都是从这里发端的。硅谷是全球高科技中心。硅谷到处是经济奇迹、和一夜致富的人。硅谷的金钱、名人、成功与奢侈文化远胜好莱坞(Hollywood),纽约(New York)的华尔街(Wall Street)。首都华盛顿(Washington DC)早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硅谷风险投资的掌门人——约翰•道尔(John Doerr)这样描述硅谷:“我们是新经济的基石,繁荣的摇篮、所有其他国家效仿的标杆,资本主义最纯粹的表现。”硅谷不仅是高科技中心,也是时代的灵魂。



硅谷夜景

提起硅谷,一位美国科学家曾这样说过:“硅谷之于美国,正如美国之于世界。”而斯坦福大学(University of Stanford)的一位校长这样说过:“斯坦福大学之于硅谷,正如硅谷之于美国。”没有斯坦福大学就不会有硅谷。斯坦福大学的创建人利兰•斯坦福(Leland Stanford)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农场主家庭,曾在威斯康辛州当过律师。28岁时,斯坦福来加州经商,几年后成为加州铁路“四巨头”之一。斯坦福是1861年成立的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总经理,也是加州最早的共和党人,曾出任加州州长。1862年,国会通过了建设太平洋铁路的法案,法案规定由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和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共同承建横贯北美大陆的铁路。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负责由奥哈马自东往西修建,而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则由加州太平洋沿岸往东修建。根据法案,两家公司所筑铁路的路权以及沿线部分地权归铁路公司,也就是说着谁筑路快,谁就能得到更大的利益。这条铁路很快就修好了,该铁路把北美大陆连成一片,使美国真正成了一个横跨两大洋的国家。这条铁路对美国经济发展,和西部诸州的崛起,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也为斯坦福挣到了大量的财富。
但是,斯坦福夫妇的私人生活并不如意。1883年,他们的独子,15岁的小利兰•斯坦福死于伤寒。为此斯坦福把自己在房间里关了一个月,出来后,他对妻子说:“从今天起,所有加州的孩子,都是我们的孩子。”斯坦福夫妇做出了决定,将他们名下的位于帕洛•阿托(Palo Alto)的土地悉数捐出,再加上二千万美元的资金,创建了日后全球一流的学术中心——小利兰•斯坦福大学。此一善举,使斯坦福流芳百世。
1891年10月1日,经过6年筹办,斯坦福正式开学。斯坦福大学和其他私立大学不同,它的校训是:“让自由之风吹拂”。学校有25个院系,让学生选择,除了英语必修外,其它课程皆为选修。学校坚持实用教育,鼓励教师和学生创业。斯坦福在开学典礼上说:“生活归根到底是实际的,你们到此是为自己谋求一个有用的职业。这包含着创新、进取的愿望,良好的设计和最终使之实现的努力。”正是斯坦福的这一实用教育,产生了硅谷神话。

斯坦福大学
硅谷最早的电器公司建立在帕洛•阿托闹市区艾默生大街(Emerson)和钱宁街(Channing)路口,现在只剩一块石碑,上面写到:“电子实验室,联邦电报公司(Federal Telegraph Company)实验室及工厂最初奠基处。公元一九零九年由赛瑞尔•爱辉尔(Cyril F Elwell)创立。真空管的发明人李•佛瑞斯特(Lee de Forest)及两位助理,在此研发出历史上第一台真空管放大器及真空管振动器。”佛瑞斯特是硅谷的先驱之一,七十岁时他接受过一次外科手术,他在病床上听医生说,要用一种新仪器治疗的时候,他说:“这是我1907年发明的。”
佛瑞斯特的真空管放大器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用非机械方式控制电流的装置。佛瑞斯特的真空三极管促成了近代无线电通讯、长途电话、收音机、雷达、和电视的发明。如果没有联邦电报公司的这间实验室,就不可能有后来的硅谷。真空极管一直使用了四十年,直到被晶体管取代。

     李•佛瑞斯特        联邦电报公司电子研究室纪念碑
1909年,斯坦福毕业生爱辉尔,由斯坦福大学首任校长乔丹(David Starr Jordan)帮助集资五百美元成立了本地第一家创业公司——爱辉尔无线电话电报公司,两年后公司就成了美国最大的无线电报公司之一,更名为联邦电报公司。公司业务发展很快,联邦电报公司雇员以斯坦福毕业生为主,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为美国海军制造了大量通讯设备。公司最早的两位创业员工后来离职成立了新公司,就是发明扬声器的梅格福斯(Magnovox)公司。这是硅谷员工离职自行创业的最早版本。圣克拉拉(Santa Clara)地区的青少年,包括少年特曼,他们暑假期间都去联邦电报公司打工,接触到了很多新奇有趣的无线电和电子技术。
硅谷是世界上第一个有无线电广播的地区。圣荷西广播电台从一九零九年起开始播音。本文主角,硅谷之父——弗里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Emmons Terman)就是最初的听众之一。
硅谷所以能有今天,归功于三个因素:一、斯坦福大学和它的副校长特曼;二、美苏冷战;三、美国的西部文化。
弗里德里克•特曼,于1900年6月7日,出生于印第安纳(Indiana)州。弗里德里克的父亲路易斯•特曼(Lewis Terman)是著名心理学家,弗里德里克10岁时,父亲被聘为斯坦福教育副教授,举家迁到帕洛•阿托。老特曼长期跟踪研究人类的智力发展,是研究人类智商和天才儿童的权威。1916年,老特曼发表了“斯坦福——比内”智力测量表,首次采用比率智商(ratio IQ)的概念,并以IQ作为比较人类智力水平的指标,这是人类智力的首次量化测量。老特曼后来担任过斯坦福心理学系主任及美国心理学学会的主席。
特曼在斯坦福校园长大,他从小体弱多病,十岁才进小学。但特曼非常聪明,仅用了十五年的时间便完成了从小学到博士的学业。特曼是一个认真的年轻人,身材纤瘦,戴着眼镜,不修边幅,不拘小节。在帕洛•阿尔高中读书时,特曼参加过辩论赛,担任学生会副主席,是一名优秀的径赛选手,还喜爱橄榄球运动。他还经常在联邦电报公司打发时间,这对他影响很大。
看着周围的人没事在玩业余无线电,还有联邦电报公司那两个高高的接收塔,这一切深深吸引地着特曼。13岁的特曼装了一台无线电收音机,让他加深了对无线电理论的认识。高中期时,特曼只要没有课外活动,就去联邦电报公司,向公司员工学习无线电知识。
特曼读中学时,正逢第一次世界大战。帕洛•阿托市出现了一家由特曼的父亲和他同事们开办的企业,为协约国海军生产无线电通讯设备。源源不断的订单,弥补了斯坦福大学的财政缺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4-3-23 06: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1909年,斯坦福的另一位毕业查尔斯•哈罗德(Charles  Herrold)在圣何西市成立了历史上第一家商业无线广播电台——“FN广播电台”,哈罗德任台长兼工程师员,他妻子担任播音员。“FN”在旧金山湾地 区的青少年当中引起了很大轰动,催生出了一批业余无线电台和兴趣小组。特曼是其中的狂热份子,他与邻居的两个孩子建立了一个业余电台,他们一个是斯坦福化 学教授的儿子,另一个是斯坦福首届毕业生,后来的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的儿子。特曼后来回忆道:“想起过去我很开心,当 时我们三家是邻居,我们高兴地摆弄自己的新玩意,试验它的功能,然后推开窗户大声问对面的伙伴是否听到这边的声音。”

1917年,特曼高中毕业,顺理成章地入读斯坦福,主修机械工程。机械工程、土木工程、电气工程是早期斯坦福最好的专业。在斯坦福的第二年,特曼转到了化学系。特曼转系的事一直是一个迷。

特曼上大学后,经常参加联邦电报公司在斯坦福开办的讲座,受益匪浅。这一企业 与大学结盟的互惠互利现象,给特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20年,特曼学士毕业。成为Phi Beta Kappa组织的一员。该组织是美国大学优秀学生 和毕业生的荣誉组织,成立于1776年,只有最优秀的大学生,才能成其会员。

毕业后,特曼随即去了联邦电报公司工作。他认定自己今后的职业就是在联邦电报 公司做一名优秀工程师,为此,他又回斯坦福读研究生。特曼在6个学期里,完成了两倍的课程。他给系里的教授,包括系主任哈里斯•瑞安,爱辉尔的导师都留下 了深刻的印象。特曼取得了硕士学位,研制出了峰值电压表,还交上了女朋友。

20世纪20年代,工业界并不需要工程学博士。特曼起初也并不想读博士,但后 来还是满足了父亲和瑞安教授的愿望。斯坦福毕业后一周,他就申请去波士顿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前身)读博士了。这个选择非常明智,当时的麻 省理工有20世纪电子工程最有权威的教授。其中,发现大气电离层的阿瑟•肯涅利(Arthur Edwin Kennelly)是全球最有影响的电子学教 授,后来特曼也得到了这个称号。肯涅利著作丰富,论文无数。系统论的创始人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也已经在麻省理工教书了,他是伟 大的数学家。他们眼里,特曼是非常优秀的学生。

对特曼影响最大的是他的导师,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 博士——模拟计算机的发明人,有着“美国信息技术先驱”之称。布什是二战时期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总统的科学顾 问。二战后,布什促成了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和高级研究规划署(ARPA)等机构的设立。26岁的布什,只花了一年就获得了麻省理工与哈佛大学的联合 博士。1919年,布什回MIT任教,4年后升为电机系教授。这一期间,布什与大学室友成立了“美国器械公司”。1925年,该公司更名为“雷神 (Raytheon)”,即后来美国最有名的军火商——雷神公司。

布什曾任麻省理工工学院院长,特曼后来任斯坦福工学院院长。两人的经历相似,但性格截然不同。特曼喜欢幕后工作,不善于抛头露面、不修边幅、行为古怪,热心助人、不计个人得失;布什穿着得体,擅长政治,是学界和华盛顿喜欢的人物。

布什创立的雷神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90%以上的合同来自美国国防部。雷神的产品覆盖集成电路、雷达、导弹、卫星传感器、飞机等。雷神能获得大量国防部的合同,与布什担任的国防研究委员会主席和科技发展局长有很大关系。

Bush

凡尼瓦尔•布什

在布什的指导下,特曼的学业突飞猛进。但他从布什身上学到更多的是课堂之外的东西。布什对于电子技术必将改变世界的信念,及“大学不仅要纯搞学术,还要成为研究与开发中心”的思想与实践,也成了特曼的信念。30年后,这一信念在斯坦福和硅谷开花结果。

1924年,特曼获电机工程博士学位,随即被布什聘为MIT的助教。有时候,历史的偶然性实在是出人所料。1924年底,就在特曼准备在MIT安身立命之际,特曼回斯坦福探亲时患上了肺结核。病好后,特曼留在斯坦福,任电子电工程学教授和电子通讯实验室主任。

斯坦福瑞安教授对特曼的真心让他尝到了人间的真情。他卧病期间没有哪家公司愿 意聘他。但是,瑞安教授和斯坦福没有忘记他;布什和MIT也没有忘记他。等到能工作的时候,斯坦福和MIT都为他保留着职位,这让他很感动。他儿子认为父 亲能够一生忠于斯坦福,源于生病的经历,斯坦福让他懂得了什么是忠诚和真情。

特曼真是选对了专业,选对了学校。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在电子工程专业中,发生 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导致了第三次产业革命。在收音机兴盛的年代,MIT却不再关注这一热门技术了。1920年到1925年,收音机零售额从200万美 元增长到3.25亿美元。同时,广播时段也大增,大幅增长的还有广告收入。但是在MIT的教授已不再研究无线电了:维纳的兴趣回到数学上、肯涅利退休、布 什成了政治家。

但是,斯坦福抓住了机会。第一天上课的时候,特曼发现教室里的一个学生是他过去的邻居好友,小赫伯特•胡佛。特曼和胡佛在斯坦福不但重温了少年的友谊,还成了一生的好友。

接下来的几年是特曼一生中的快乐时光。身体逐渐恢了复元气。同时和他和胡佛建立了斯坦福的第一个独立电台。

特曼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无线电专家,他的成就并非因为他的学术成就,而是来自 于他同寻常的教学能力、领导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尤其是在大学与实业相结合上的开创性贡献。特曼为人谦逊,话不多,衣着呆板还有些木讷。但他一踏上讲台, 讲起课来妙语连珠,娓娓动听。当词典中还没有“电子”这个词的时候,特曼就已开始撰写有关无线电工程的教科书《无线电工程》了。此书多次再版,影响深远, 是美国电子工程专业的经典教科书。书的版税远高于他做大学教授的收入,支付了他从1930年到1947年间的36项专利的研究。1937年,特曼成为电机 系主任。在他的辛勤耕耘下,斯坦福在电机、通讯等方面成为西部的旗帜。

1929年11月,美国东部刮起暴风雪,许多地区被大雪封锁,铁路和空中运输 中断,好几艘船沉入海底。这场天灾揭开了美国经济大萧条的序幕。大萧条导致全美一千五百万人失业。危机和苦闷中的斯坦福师生们,企图改变这种不可抗拒的宿 命。特曼参加了一个无政府主义组织,它有个奇怪的名字——“技术主义”。鼓吹由“科学家联盟”夺取政权,建立一个人道的高度技术化的社会。这个团体试图在 人和机器之间,寻求调和。其核心是教育与企业结盟思想的变种。集会和学术无助于度过难关,经济萧条的阴影依然笼罩校园。为了办学,特曼四处求援八方奔走, 游说一些境况尚可的企业资助,甚至捐出自己的稿酬和版税。严酷的现实令特曼更深刻地思考:大学与企业应当建立起怎样的关系,才能度过经济不景气呢?思考的 结果就是特曼后来开创的斯坦福工业园区。

特曼组建了他的精英学生团队,团队中有普克(David Packard)及 他的几位研究生,还有才华横溢的本科生惠烈(Bill Hewlett)。特曼不仅教授知识,还教他们怎样用知识发展事业。经过了大萧条的特曼知道,对于 工程系的学生来说,创业之路才是他们最好的出路。特曼带着他们在湾区电子公司参观实习,拜访那些最初从事电子业的人。在这些活动中,学生们接触到了未来的 老板或是员工和电子业的最新成就。他们学到了创建公司的第一手经验。普克回忆说:“特曼教授对我们说,‘这些成功的创业人士,多数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 也就是说,你们这些有扎实理论基础的人会有更好的机会。这使我们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

这时的特曼心中是否在规划未来的硅谷,我们不得而知。特曼一直在促进大学和企业的关系:斯坦福培养优秀的技术专家,各公司为他们提供发展空间。特曼给学生们的印象是:即使在大萧条时期,也要敢于冒险争当企业家。

诺贝尔奖得主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20年后回加州创办了第一家晶体管制造公司,很多人把肖克利看做是硅谷之父,特曼本人也这么认为。但是,在特曼带着学生们在湾区的电子公司实习之时,硅谷就起步了。特曼才是真正的硅谷之父。

特曼的领导能力以及对无线电工程教育的杰出贡献,获得同行们的肯定。1941 年。特曼被选为美国无线电工程师学会(Instituete of Radio Engineers,IRE。即后来的IEEE)主席。这个象征美国电子 技术界的桂冠,历来由东海岸知名人士担任,特曼是西海岸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1942年,特曼应布什之约,来到哈佛大学无线电研究所,从事军事研发。师生精诚合作,硕果累累。

1945年秋,特曼回到故里,出任斯坦福大学工学院院长。此时的斯坦福大学的地位根本无法同哈佛、麻省理工分庭抗礼。

1951年,特曼出任斯坦福大学教务长,并主持成立了斯坦福工业园区。随着斯 坦福工业园区的崛起,在把斯坦福推向高技术产业的同时,特曼又做出了一项令人惊叹的事情。在工学院院长任上,有公司提出让他们的雇员来斯坦福学习。当时韩 战刚结束,许多复员军人和军官去了公司,想继续他们被中断了的学业。于是,特曼想出了一个办法:让这些公司雇员到斯坦福读研究生,象在校生一样,费用由公 司出。这种公司和大学联合培养大受企业和员工的欢迎,通用电器、惠普等公司还和斯坦福建立了长期的员工培养合作关系。

1959年,特曼任斯坦福大学副校长。

1965年,特曼退休。随即被聘为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的荣誉顾问。退休后的特曼被聘为台湾新竹科技园区的顾问,他是韩国政府的座上宾,为韩国写了著名的“特曼报告”,决定了韩国高科技产业的策略及基本方向。

1975年,特曼获美国国家科学奖。

1982年,特曼获百年(1882-1982)国际电子科技教育家首奖。

特曼工作极为认真,他几乎没有时间去享受北加州灿烂的阳光和丰富的娱乐。他是 一个拘谨简朴的人,周日也不休息,全年不休假,偶尔打次牌都觉得是堕落。特曼不但是现代众多企业的始祖,也是那些企业家的楷模。特曼教授从不穿T恤或拖 鞋,他总是戴着架眼镜,社交能力很差,给人的印象只是一个普通大学教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4-3-23 06:5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借助邻近硅谷的地利,斯坦福的教授在公司有兼职和自办公司之便,学生在公司有实习和就业之利,校方从地租获得丰厚的收入。从此,斯坦福大学蒸蒸日上。自1960年代初,斯坦福开始跻身全美前十名大学的行列,至今不衰。特曼说:“这个地区之所以成为全球高科技的首都,首先是因为我们创造了一种新型的技术专家社区,并使工业界与学术界结合起来。依我之见,这是时代潮流。”这其实就是硅谷发展的本质。这里有很多优秀的科学家,他们集中于美国加州。美国的诺贝尔奖得主,有1/3生活在洛杉矶-旧金山-圣地牙哥海岸线线上。一位硅谷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说:“我们在这里建立了一种架构:一流大学、高科技公司与富有创造性的人才,三者共同构成了一个网络系统,吸引各方关注并刺激投资兴趣。我们还可以在产品相互补充的企业之间进行协调。”

以高科技闻名的硅谷历史并不是从硅开始的,甚至不是由电子工业开始的。硅谷历史始于为美国海军制造飞艇。当时,这是美国最大规模的科技工程。但它不是电子工程。当时没有雷达,因此飞艇才被美国军方采用。硅谷的原动力是美国政府的机密军事行为,是二战和冷战的形势及战争中的高科技因素孕育了硅谷。

images (3)

军用飞艇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美国对日本和德国宣战。此时,盟军对德国唯一有效的影响是从航母上派轰炸机对德国本土进行战略性轰炸。联军有二万八千架飞机从英国起飞投入战斗。他们以为在通过英吉利海峡时是安全的,他们错了。在英国本土上空他们就被德国人发现并受到打击。原因是德国在一九四二年就已建立了完整的电子防空系统。系统有三部分:预警发现,调动空军,在英美飞机到达预定轰炸地点之前将其击落。法国境内,德国有上百个预警雷达。德国战斗机在一九四二年就装备了雷达。这是人类最早的航空交通管制系统。该系统很有效。盟军共有四万架飞机被击落或无法修复。死亡的飞行员美军有79265人,英军有79281人,平均年龄20岁。

盟军认识到德国防控系统非常先进、完整和强大。他们必须研究这个系统。一九四二年到四三年期间,美国在哈佛大学建立了高度机密的哈佛无线电研究实验室(Harvard Radio Research Lab,RRL),实验室集中了800名各路精英,研究通信情报和电子作战。实验室主任是特曼。他们研制出一系列的电子产品,击破了德国的空防系统。为了让德军的雷达失灵,盟军把大量特殊宽度的铝条撒到空中使雷达失效。这一招瘫痪了德军的防空系统。一九四三年七月,联军空袭汉堡,彻底毁灭了汉堡。盟军二战中使用的铝箔是美国铝箔产量的四分之三。最后盟军赢得了对德空战的全面胜利。

二战永久性地改变了军事机构和学校的关系。此前,军事机构自己建立实验室,自己组织人员搞科研。就象海军搞飞艇时那样,虽然海军把飞艇基地选在了硅谷,但它对硅谷没什么影响。二战期间的情况就不同了。二战期间成立的美国政府的科研与发展办公室(Office of Scientific and Development,OSRD)主任是特曼的老师布什,认识到可以让大学参与军事科研。于是大学直接从军方获得科研基金。OSRD一共把4亿5千万美元投入到武器研发,麻州理工拿了1亿1千5百万美元,加州理工拿了8千3百万美元,哈佛和哥伦比亚大学拿了3千万美元,斯坦福只得到了5万美元。当OSRD给特曼打电话时,特曼觉得,他们根本看不上斯坦福大学,他们没有把斯坦福大学当作是科研性质的大学。特曼只得离开斯坦福到波斯顿(Boston)去领导这个哈佛无线电研究实验室。

战后,特曼回到斯坦福。他决心让政府改变这个偏见,他要把斯坦福建成一个全美国最好的微波和电子研究中心。特曼把哈佛无线电研究实验室的十一位同事全部聘到了斯坦福,建立了斯坦福电子研究室(Electronic Research Lab,ERL)。一开始,他们只能做基础研究。一九四六年,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Office of Naval Research)给了他们第一份合同。一九五零年,特曼已把斯坦福的工学院变成了西海岸的麻州理工。

一九四九年,苏联爆炸了他们的第一颗原子弹。一九五零年初,韩战爆发。美国政府认识到,对抗还在以冷战的形式继续。这给斯坦福提供了新机遇,而特曼早就做好了准备。军方要求特曼建立一个应用电子实验室(Applied Electronics Lab,AEL)以从事机密军事研究。这使斯坦福的电子工程系增加了一倍。斯坦福第一次成为军事工业和政府研究的合作夥伴。

美国政府深知,尽管和苏联处在冷战之中,但冷战随时会成为热战,美国政府知道苏联时刻都想把美国从地球上抹去。但美国不会坐以待毙。由于二战中曾被政府完全忽略过,特曼决心把斯坦福的资源集中起来,帮助政府了解苏联在干些什么。特曼在哈佛学到的技术,通信情报和电子作战,变得至关重要。但这次,斯坦福已经成了国家安全部(NSA)、中央情报局(CIA)、海军(Navy)和空军(Air Force)的科研中心。以电子战为形式的冷战就这样开始了。

苏联全面继承了德国的防空体系,在此基础上还增加了地对空导弹,战斗机上装了雷达,还有中程弹道导弹,洲际导弹,潜水艇水下发射导弹,等等。斯坦福帮助军方寻找苏联雷达的位置,同时研究如何躲避苏联雷达,以便在对苏战争中,使美国携带核武器的轰炸机B-52能安全飞到苏联境内。冷战期间,苏联打下了23架美国间谍飞机,造成了200名机上人员的死亡。美国只得寻找其它侦察方法。一九五六年,斯坦福电子实验室把高空照相侦察机U-2改造成一个电子信号平台,该平台由一家硅谷公司建造。其它硅谷公司也参与了研发和建造。斯坦福原有的两个电子实验室:一个是搞基础研究的ERL,另一个搞机密项目研究的AEL。一九五五年,两个实验室合并为一。特曼说,我有了足够的政治保护伞去这样做(I have enough political cover to do this)。这时,斯坦福才真正成为冷战期间国家安全部、中央情报局、海军和空军的科研中心。

特曼做的这一切成了硅谷的转折点。特曼相信,他在为美国而战,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使美国成为一个创新式的战争机器。为此,他在一九五零年中期的斯坦福大学中采取了一系列新规则:鼓励研究生毕业后去创业而不是去读博士;鼓励教授到企业中参与咨询;他本人和其他教授也成为投资理事会的成员;他把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变得极为容易,从三年变成了三分钟,谁对斯坦福的科研成果有兴趣,签一个合同就可以拿去;他使实际工作经历成为对学术生涯有利的东西。当时,没有一个学校这么做。特曼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思想,他不想成为一个军方的制造机器,他只做科研,让他人去建公司,让军方给他们钱去创业,他只提供咨询。这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头脑的出头脑,硅谷繁荣了起来,那是一九五零年代。

这一时期的硅谷,是微波谷(Microwave Valley),代表产品为超短波电子管,返波管,和行波管等。代表性的公司:Elitel-McCullough,Varian Associates,Microwave Electronics。这些电子公司为军方生产,先是零件,后来是系统。

不久,微波谷就不仅仅为军方提供零散的微波元件,而是整体微波系统了。斯坦福毕业生功不可没。除了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位于山景城半军半民的电子国防实验室(Sylvania Electronics Defensen Lab,EDL)对此贡献也很大。该机构雇佣了特曼在内的斯坦福教授搞科研,有一千三百多雇员,一千八百万美元的合同。主任威廉·佩雷(William Perry),曾任克林顿总统的国防部长,斯坦福毕业生。一九六四年,他和六位副手离开了EDL在硅谷建立了电磁系统实验室(Electromagnetic System Lab,ESL)。面对西海岸蓬勃发展的微波事业,东部企业坐不住了。通用电器微波实验室,于一九五四年搬到了硅谷的斯坦福工业园,希望利用斯坦福的影响来争取在电子国防上的份量。通用电器也象Sylvania一样雇佣斯坦福毕业生和科研人员,还与多位斯坦福教授签订了咨询合同。当时通用电器最好的40位科学家和工程师中16人来自斯坦福。

1951年,特曼与校长斯特林(Wallace Sterling)商定,用斯坦福的土地,建立一个高技术工业区。在他的推动下,斯坦福把靠近帕洛·阿托的部分校园地皮约580英亩,划出来成立了斯坦福工业园区,兴建研究所、实验室、办公写字楼等。世界上第一个高校工业区诞生了。斯坦福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学校赚钱。后来,工业区改名为研究区,成为把技术从大学转让给公司的一种手段。功夫不负有心人,1955年,7家公司在区内设厂,1960年增加到32家,1970年达到70家。1980年,研究区的655英亩土地全部租完,共有90家公司,25万名员工。这些公司都是电子工业中的高技术公司,这是特曼私人关系最多也最熟悉的领域,也是他认为最具潜力的领域。特曼为科研和生产穿针引线,造就了硅谷。也使斯坦福研究区成为美国和全球纷起效尤的高技术产业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4-3-23 06: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斯坦福研究区为中心,1980年代的硅谷云集了3000多家电子、电脑企业;90年代后期,这类公司超过了7000家。记者写到:“硅谷人远远不止是把沙子变成黄金,他们把沙子变成了智能”。

斯坦福工业园区奠定了硅谷电子业的基础。它带来的收入为斯坦福提供了巨大的财力。预付租金超过了1800万,相当于当年斯坦福向大学捐赠的数目。1981年,土地租金年收入为600万美元。收入的使用不受任何限制,特曼用它重金聘请名家大师充实教师队伍,实施人材尖子战略。特曼认为:“大学的学术声望,要看它是否有一批学术水平很高但人数不多的学术尖子,而不是因为它的学术水平普遍较高,但没有拔尖人才”。这种尖子“是一小撮各自在某狭小领域十分精通的人材,他们的学术水平之高举世公认,并且他们研究的是一些重要的学科领域”。

硅谷的迅速崛起,为斯坦福带来的直接回报是金钱,但还有一种无形的回报更为重要:那就是源源不断的智力资源和生气勃勃的发展活力。凭借硅谷的技术开发优势,斯坦福还有一笔收入不菲的专利转让费。从1954年到1967年,斯坦福的专利转让费在45000美元左右。然而,从1970年斯坦福的技术授权办公室创办到1998年,斯坦福的专利转让收入达三亿美元。由斯坦福分娩产出的公司每年的收入达到一千亿美元。1991年,斯坦福百年校庆的募捐达126亿美元的天文数字,这是高等教育史上的新记录,哈佛也望尘莫及。

特曼对惠普公司的扶植,是技术从大学转让给公司的最成功个例。1924年,特曼成为斯坦福电机系教授之后。有一件事让他很愤慨,那就是自己最优秀的学生,毕业后纷纷到东岸的公司去工作。加州这个人人向往的阳光之州,竟然没有公司能留住斯坦福的优秀毕业生,对特曼来说这实在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于是,特曼尽全力去培养一些被他称为“电子业种子团队”的年轻人。特曼称这些年轻人“对真空管的兴趣和对女孩的兴趣一样高。”这些人中最有名的就是惠普公司(Hewlett Packard,HP)的创始人比尔·惠烈和大卫·普克。

slide1

斯坦福大学与企业的联合

1933年春天,特曼的课上来了一位身高近两米的学生普克。他不是电子天才,但非常热衷于无线电。普克是斯坦福橄榄球球校队队员和学生兄弟会会员,一位非常有人缘的学生。普克也是斯坦福业余广播站的成员,他和特曼都是“火腿”(HAM)族——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特曼课上,普克和惠烈成了好友。两人的共同点很少,但在两件事上,两人很相似:一是热爱无线电电子学,二是两人在孩提时代就很喜欢冒险犯难。

尽管两人在特曼的鼓励下,认真考虑过将来投身于与无线电电子业相关的产业。但是,普克还是接受了纽约的通用电气公司的工作,而惠烈来到了麻省理工读硕士。惠烈于一九三六年回到了加州,但他还会坐火车去波士顿找普克。惠烈回加州后,特曼帮他在当地一家公司里找了份工作。一九三七年,普克回加州和老友相会,两人召开了“惠普公司的第一次正式会议”,讨论了高频收音机、医疗仪器、和电视机方面的事。次年夏天,特曼为普克争取到了一份研究生奖学金。普克立马带着新婚妻子和他的西尔斯(Sears)牌二手电钻回到了加州,电钻成了惠普公司最早的生产设备。

1939年元旦,普克和惠烈正式成立公司。他们扔铜板决定谁的姓在公司名字的前面。为了解决资金困难,特曼从当时主要的军工承包商Sperry Gyroscope公司处为他们借到了1000美元的贷款,其中500美元购置设备,另外500美元作为已婚的普克的工资,普克放弃了通用电气的工作,为了创业只拿原来的一半工资。HP以538美元的资产注册成立,公司就设在普克夫妇租来的房子的车库中。

公司成立后,并没有营运计划。当时正值美国经济大萧条,他们的生意都很小。惠烈想出了一个主意,把他们在斯坦福做研究生时设计的音频震荡器当作主要产品行销全国。这个产品既没有爱迪生的电唱机那么惊人,也没有莫尔斯的发报机那么实用,但它却是电子世界中第一个能显示声音频率的仪器。两人掩人耳目地把型号定为“Model 200A”,这样人们就会认为惠普是行内老手。特曼为惠普推荐了几十个客户。最初有人想用它做打击乐器的调音器,但未成功。

1938年11月,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出现了。惠烈带着他的音频振荡器去波特兰市参加无线电工程师学会年会。会议期间,不少公司对这款震荡器表现出很大的兴趣。于是,他们开始量产,并把说明书送到了客户手上。

由于价格低廉,200A吸引了一些用户的注意。不久,迪士尼工作室的总录音师霍金斯找上门来了。霍金斯正在为迪士尼的第三部动画片《幻想曲》做准备,他希望通过技术手段实现电影音响效果的突破。详细了解200A的技术指标后,霍金斯提出了改良意见。改过的产品为200B。惠普以71.5美元的价格卖给迪士尼8台改进过的音频震荡器,迪士尼把8台设备用在模拟昆虫的叫声,十分成功。

这台音频震荡器是惠普的第一项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产品。直到1985年,惠普还有后续产品问世。

HP最初在爱迪生大街(Edison Main Street)367号的那间车库,在1989年被加州政府定为历史文物,命名为“硅谷诞生地”。特曼这样评价两位高徒:“他们在任何环境中都能迅速掌握必需的东西,达到高超水平。办公司时,他们无须指点,边干边学,很快掌握了他们需要的东西。他们学习的速度比问题冒出来的速度快”。惠普迅速崛起。1980年,惠烈拥有惠普9.1%的股票,价值1045亿美元,普克有18.5%,价值2115亿美元。两人是美国最成功的企业家。他们从未忘记自己的恩师。1977年,两人向斯坦福大学捐赠了930万美元,建造了现代化的弗德里克·特曼工程学中心。

特曼从一开始就知道用自己的钱来投资自己学生的公司。他在惠普做了40年的董事。他常对人说,他是这样辨别惠普的营运状况的:“汽车停在车库里,他们就没有订单;车停在路边,他们就有生意。”惠普后来推出了一系列的音频测试设备。1939年底,惠普的营业收入超过5千美元,赚了1563美元,营业额不高,但利润达30%。员工增加了50%——达到了3个人。此后,惠普每年都赚钱,从未亏损。二战后,惠普的员工有上百人,营业额近百万美元。1957年,惠普上市,两位创办人很快跻身于美国前百名富翁的行列。普克一度成为全美最富有的三人之一。直到1990年代,惠普仍是美国电子行业的领导者。除了业绩惊人的报表外,他们的经营理念,也成了一种新模式,“惠普之道”(HP way)。

1948年,贝尔试验室的肖克利、巴丁(John Bardeen)、和布里顿(Walter Houser Brattin)发明了点接触晶体管。1949年,肖克利提出了性能更好的结型晶体管的设想,通过控制基极电流,实现放大作用。1950年,结型晶体管研制成功。1955年,高纯硅的工业提炼技术已成熟。肖克利、巴丁、布里顿因此分享了1956年诺贝尔物理奖。尽管肖克利本人的名字没有在晶体三极管的专利上,但他是当年贝尔实验室晶体三极管研究小组的负责人,而且晶体三极管的基本理论也都是他给出的。后来,贝尔实验室在回顾它在二十世纪的发明时,把晶体三极管和计算机操作系统UNIX列为两项最伟大的发明。肖克利不满足于这些,他要进入工业界,用他的晶体管创造一个新工业,并以此致富。肖克利想到了加州老家,和那里在斯坦福的特曼的影响下正发生的令人惊喜的变化。肖克利给特曼打了个电话,特曼说,来北加州吧。

imagessss

肖克利、巴丁、布里顿  

特曼一直关注着肖克利和贝尔实验室的情况,接到肖克利的电话后,他在第一时间里给肖克利去了信,告诉他帕洛·阿托的种种好处。特曼还说,斯坦福已将晶体管工艺和理论纳入教材,那些电子专业的学生,是他新公司员工来源。特曼还与当地商会联系,将合适的厂址及老练的地产经纪人名单给了肖克利。特曼说:“在这里建厂,你将看到大学与企业的共同发展是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特曼的热诚以及他的影响力,打动了肖克利及他的合伙人贝克曼(Arnold Beckman)。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Shockley Lab)后来建在了圣克拉拉,离斯坦福只有5英里。正是由于肖克利的到来,硅才进入了硅谷。但肖克利是一位糟糕的管理者,没多久他的公司——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就关门了。

肖克利的公司关门后,特曼把肖克利请到了斯坦福的电机系。有着诺贝尔奖桂冠的肖克利来到斯坦福后,为斯坦福的电机系带来了更大的声望。这时,特曼创办世界一流大学的想法基本上得到了实现。此后,晶体管和集成电路在硅谷扎下了根。

当时,大多数大学不认同教授经商,认为商业活动有悖于学术精神。但特曼不这么想,他认为赚钱是好事,他鼓励教授和学生在硅谷创办公司,不仅要在斯坦福进行学术研究,更要将学术成果转化为商业产品,推动整个地区发展。特曼或许是第一位在商业公司担任董事的大学教授;他在硅谷最早上市的三家科技公司担任董事。在他的带头下,斯坦福的教授纷纷在外创业或兼职,学院还为学生创业提供了各种便利条件;雅虎就诞生于斯坦福的实验室。

没有特曼和斯坦福大学就没有硅谷。

silicon-valley-asia

硅谷地图

过去的50年中,硅谷由斯坦福教师、学生和毕业生创办的公司达1200多家,目前50%以上的硅谷产品来自斯坦福校友的公司。算上惠普的收入,1988年到1996年由斯坦福人的企业创造的收入占硅谷总收入的60%。不算惠普,该比例为50%。这说明了硅谷的崛起主要得益于斯坦福大学。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是当地一间知名学府,但伯克利和斯坦福的文化截然不同。冷战期间,伯克利大学负责研究的是核武器,极度的保密性让伯克利的科研人员很少能够外出创业,将学术成果用于商业开发。

美国西海岸的西部文化也是硅谷成功的原因。西海岸的加州远离传统的东海岸文化圈。很多人尤其是美国中西部地区的人,远离自己的父母家人,来此创业。西海岸的加州除了阳光灿烂、四季如春的气候之外,还有着美国早期的西部精神。那是一种不畏艰难的创业精神。当代的西部人,不再是地理上的边疆开拓者。他们有他们的新边疆,那就是——新工业。这些来到硅谷淘金的人,没有家庭因素的干扰,也不用担心因创业失败而蒙羞,他们具有一往直前的冒险精神。同时,硅谷比任何地方都宽容失败,人们把创业失败者称之为“有经验的人”(Experienced),投资者会更青睐他们。因为他们已付出过学费,会走更少的弯路。这一切构成了硅谷、和硅谷文化。而特曼则是这一切的缔造者,因此被称为硅谷之父。

1982年12月19日,特曼教授在硅谷与世长辞。学术、工业界人士及特曼的昔日门生,齐聚斯坦福校园举行追悼会,场面备极哀荣。惠普公司总裁普克在悼词中说:“特曼教授是工程师中的工程师,他真正理解技术的美,他不尚空谈,喜欢实干。硅谷因他的学生而繁荣兴盛,这绝非偶然!”

硅谷的成功归功于硅谷的创业文化。在硅谷,创业冒险是一种风气。在硅谷,新想法、新产品、新工艺、新市场,从无到有,弃旧从新。硅谷人不满足四平八稳,勇于探索冒险。这使硅谷有了自己的创业文化和精神。硅谷还有一个重要理念——接受失败。硅谷创业的失败率很高(60%-70%),能存活十年以上的公司只有10%。失败是硅谷经济运行的一部分,它淘汰了创业公司产品开发初期的不切实际想法,也锤炼了那些从失败中站起来的创业者。

硅谷的成功还要归功于完善的金融资本服务。硅谷有着丰富发达的风险资本和完善的金融服务体系。风险资本是创业公司的扶持者,它不仅在高科技企业创业时提供资金,还为创业公司提供信息咨询、管理咨询、战略决策等多方面的服务。

在硅谷的成功中,政府也起着重要的作用。在硅谷,政府对企业发展的态度极为宽松,政府还为大学提供大量的研究基金。政府制定了强硬的反垄断政策,允许企业进行权益融资,但对以股票市场进行融资的企业有严格规定。政府在土地使用、税收等领域对高科技公司给予优惠政策,鼓励吸引企业家来硅谷创业发展。回望硅谷,我们会发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特曼,正因为这样,特曼才是名副其实的硅谷之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zhongguoren.de

GMT+8, 2017-12-11 21:08 , Processed in 0.05963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Chinese Networking!

© 2006-2016 zhongguoren.d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