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ifer 发表于 2014-7-24 23:26:35

海外看单独二胎:在德国生娃是国家大事

北京青年报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自2014年开始破冰,各地纷纷出台“单独二孩”政策的落地时间表。一时间,诸多怀有多子女梦想的父母浮想联翩,谋划再度添丁。可是,再生一个孩子仅仅是搭政策顺风车的简单决定吗?要真正成长为富有责任感的多子女父母,我们应该做哪些准备?这样的“迷思”确实没有标准答案。本栏目近期邀请长期居住海外的华人父母和国内外教育工作者就“单独二孩”话题深入探讨,此为该话题系列之五。



  中国人从骨子里是喜欢孩子,喜欢多子多孙的。人丁兴旺,天伦之乐,传宗接代,本是中华民族的习俗传统,现在既然可以多生一个了,为何又有很多小家庭瞻前顾后,顾虑重重呢?究其根本,还是因诸多的社会因素所导致。现代社会带给人们丰富的物资享受同时,也使人们面对着极大的工作强度、竞争压力,以及诸如医疗、教育、房子、养老负担等等社会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家庭为抚养培育一个孩子从小到大所需承担的沉重经济负担,确实让很多普通民众望而生畏。



  现代社会,生儿育女不再是自家个人的私事,而早已关系到国计民生。生多问题严重,生少同样问题严重。其实,不仅仅是中国,世界上很多国家均存在着人口问题。转过头来,看看他国是如何解决这些民生问题的,也许可以从中有所借鉴或吸取。



  对于国富民强的德国,同样面临着人口出生问题的严峻考验。所不同的是,德国长期以来一直发愁人口负增长。目前德国总人口约8千万,据测算,若要未来保持此人口数量状态,需要保持平均每个母亲生育2.1个孩子。但实际情况却是,德国在经历了60年代的生育高峰﹑平均每个母亲生育2.5个孩子之后,出生率就一直呈下降趋势,目前已沦为欧洲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国家。据德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1990年平均每个母亲生育1.45个孩子,2012年平均每个母亲生育1.38个孩子。如此这般负下去,终有一日岂不负没了﹖!所以生儿育女无法再是个人私事,它与国家民族的命运前途紧密相关。



  既是国家大事,国家就必须对此有所作为。德国政府的做法是,长期大量地投入财政力量,不断推出针对家庭、母亲、儿童的优惠政策,分担因生儿育女所带来的家庭麻烦和经济负担,为母亲提供有效的帮助,解决她们的后顾之忧。



  鉴于很多现代女性因工作因素而无暇生育,或担心因生育而失去工作岗位,德国对怀孕女职员立有多种法律保护条文和工作岗位保留规定。如职业妇女怀孕生育,只要怀孕初期在法规医疗保险中保了孕妇险(这个险项与医疗保险一样,雇主也要为之支付一半),即可在分娩前六周至产后八周的产假期间,获得与工资相对应的产假津贴。在德国,很多妇女喜欢从事半天工作或无须纳税的短时工作。这类职业妇女,只要她们的丈夫有固定工作并缴纳法定家庭医疗保险,同样也可以申请每月210 欧元的产假津贴。至于孕妇体检、分娩、产后检查及婴儿保健,无须个人承担任何费用,全部由医保支付。失业或低收入家庭则有民政部门提供社会救济。



  德国规定,生育妇女享有三年停薪留职育儿期,公司必须为生孩子的女职员保留三年工作职位。三年后公司须无条件地接受女职员重返工作岗位。在财政援助方面,民众普遍受益的是对有孩子家庭收入税的减免。德国的税收制度是件复杂而细致的工程,上税的比例按收入不同而级别不同。高收入者多交税,低收入者少交税;单身汉者多交税,有家庭有孩子的少交税。简单说,图省心图自由不愿生养孩子的,那就承担另一种社会义务,通过多纳税的方式将钱补贴给替你养未来纳税人的家庭。



  此外,在德国长期生活的每个孩子,从出生到年满18周岁,不管是德国籍还是外国籍,其父母都会得到政府发放的儿童金补贴(即使孩子生活在别的国家,只要其父母在德国纳税同样也可以得到)。虽已年满18岁、但还没有正式工作收入、还在上学或读大学读职业学校的年轻人,其父母依然可获得儿童金,直至25周岁。儿童金补贴随通货膨胀情况而增长,目前儿童金金额为:每个家庭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孩子每月各获184欧元,第三个孩子获190欧元,第四个孩子起获215欧元。2012年,德国政府共发放了儿童金补贴385亿欧元,和瑞士及卢森堡同属欧洲各国中儿童金最高的国家。



  不仅是政府层面,德国社会各界、教会机构等各方都为家庭、孕妇及儿童学生,在生活、医疗保健、教育、业余爱好等方面不遗余力地提供丰富的优惠和便利。目的只有一个,让父母及家庭不会因为生育孩子而使生活质量受到影响﹑带来顾虑,更不会因孩子多而负担不起孩子受教育的费用。德国从幼儿园到大学全部免学费,教育经费全部由联邦政府及各州政府承担。幼儿园的伙食费根据家庭收入情况交付,收入少的家庭可以少交或完全免费。从幼儿园到大学绝不允许赢利创收。



  另外,德国政府还为天生疾病和残疾儿童终生发放儿童金,提供家庭资助以及免费特殊学校教育,培养力所能及的工作技能。德国规定,公司企业招收残疾人员工将会得到政府税务减免优惠﹔企业不得以残疾为由解雇员工。笔者所居小镇的公共园林绿化公司全部由智障人组成,经过职业培训,他们负责街旁林带和公共场所绿化管理工作,自食其力。



  德国婴幼儿食品的生产也受国家保护和限制,不容商家在此领域牟利。政府对奶粉生产厂家有财政补贴,以资助研发奶粉成分最接近母乳,并确保价格大众化。听说德国人生育的愿望不很兴旺,笔者的国内朋友都直替她们着急﹕有那么好的奶粉,干吗不多生孩子﹖



  家有幼儿的德国女性,做全职妈妈或半职工作的较普遍。在这个普遍尊重女性的国度里,女人不会因挣钱多少而价值不同。当然对于生育儿女的想法也各有不同,全凭个人喜欢,有不要孩子的,也有养3–4个的,两个孩子的家庭较为普遍。但也有个例外,那就是德国政坛新星,从家庭教育部部长到卫生健康部部长,今年再一跃成为德国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部长的芳德莱尹女士,她大半生从政,儒雅能干,但却没耽搁她生养了七个儿女,成为德国最牛妈妈。◎洪莉



  (洪莉,1991年赴德国,经历过打工,求学,工作等各种异乡生活体验。虽理工科出身,却酷爱舞文弄墨。现为德国华商报编辑﹑记者,以报道德国新闻,采写社会政治经济及文化为己任。)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海外看单独二胎:在德国生娃是国家大事